现代战争三级潜艇

现代战争三级潜艇

又曰∶气有余,则制己所胜,而侮所不胜;其不及,则己所不胜,侮而乘之,己所胜,轻而侮之。大抵虫证与痰证相类,痰多怪证,虫亦多怪证也。

即如肝乘脾,腹满,谵语,寸口脉沉而紧,名曰纵,刺期门,亦以邪气有与心相感者也伤寒传经,有此经之邪延及彼经者,有前经之邪移及后经者。有以病之动者为虚,静者为实者,在脏曰积,在腑曰聚是也。

黄退之后,再用参、术,以收全功。燥湿同病者,燥中有湿,湿中有燥,二气同为实病,不似同形者之互见虚象也。

治之之法,宜泻中兼补,倘虚甚者,或不得已,姑从于补,虚复而后宜议泻矣。 若大邪直中心之本经,而内犯于脏,其乘心虚而侵之者,脉多细涩;其心气实而强遏之者,脉多搏大滑动也。

更有邪在此经,而兼见彼经之证者;邪在阳经,而兼见阴经之证者。若有一脉竟塞不通,则气亦竟不至其处,亦遂寂然不动矣。

水痘即豌豆疮,伤寒病后多有,见陶节庵书中。如阴虚心燥,是心气已不得阴以养之,其开散已不支,岂可复以此开之?如阳虚心气为痰水所凌,以致怔忡恍惚者,非以此开散痰水,心气何由得舒?若亦以枣仁、五味滋之,不益之闭乎?秦艽、柴胡退无汗之骨蒸。

Leave a Reply